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 > 時事熱點 > 重要新聞 >

偉大轉折是怎樣發生的——重回遵義會議現場

時間:2019-07-15 09:49來源:新華網 作者:丹微 點擊:

新華社貴陽7月14日電 題:偉大轉折是怎樣發生的——重回遵義會議現場

新華社記者 胡星、李驚亞、朱超

84年前,黔北重鎮遵義,中國共產黨人作出一次歷史性抉擇,中國革命實現從“谷底”步步走向勝利的偉大轉折。

紅軍長征出發85周年之際,記者再走長征路來到遵義會議會址,重溫來時路,尋找繼續前進的不竭動力。

游客在遵義會議會址參觀(7月4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信仰融入大地

遵義市子尹路的貴州舊軍閥柏輝章公館,2層的青瓦小樓高墻壁立、朱門厚重。1935年1月,中國共產黨在這里召開了“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的遵義會議。

記者擠過熙熙攘攘的參觀者,踩著木樓梯來到二樓東頭的一個房間。地面鋪著紅木地板,天花板上吊著一盞煤油燈,中間放著一張長方形的桌子,藤條木椅圍成一圈。

這是遵義會議會議室(7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講解員介紹,這里就是當時的會議室。她熟練地念出了20位參會人的姓名。

柏輝章公館在當時遵義城內無人不曉,但在新中國成立初期,確認這棟樓和這間會議室還頗費了些周折。遵義會議紀念館副館長張小靈說,會議召開極為保密,遵義本地沒有知情人,當地曾將紅軍當年召開群眾代表大會的天主教堂誤認為是遵義會議會址。

遵義會議會址一隅(7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確認會議的房間更是一波三折。1935年紅軍離開遵義后,柏輝章家族的一名親戚較早進入公館。他記得:“在廂房樓上一間屋內,桌凳擺設的情形有開過會的模樣,墻壁上還有一張大胡子外國人的像。”

幾經查證,遵義會議會址和會議室最終確認。墻上的那張大胡子外國人像,就是馬克思的畫像。

現在已無從查知,這張馬克思畫像從哪里由何人帶來。也許,它來自紅軍出征的江西,經歷了第五次反“圍剿”、湘江戰役、黎平會議,突破烏江天險,來到遵義城,貼在了會場里。

風雨坎坷,九死一生,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始終在中國共產黨人心中堅如磐石。

游客在遵義會議會址參觀(2018年10月16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天氣一定很冷,因為會議桌下放著一個火盆。屋外天寒地凍,屋內熱火朝天。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著的《紅軍長征史》記載:“會議一共開了三天,氣氛緊張激烈,發言的聲音很高,每天總是開到半夜才休會。”

痛定思痛,中國共產黨在自我革命中走向成熟。

會議作出了“選舉毛澤東同志為中央政治局常委”等重要決定,實際上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黨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高度評價遵義會議,稱之為“在黨的歷史上是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在這以后,中國革命開始擺脫不真正了解中國情況的共產國際的干預和束縛,展示出無窮的生命力。”張小靈說。

“如果繼續照搬教條主義、照套本本,是什么結果?會前的湘江之戰和會后的四渡赤水就是最好的對照。”遵義會議紀念館原副館長、黨史專家費侃如說,從那時起,我們黨便深刻認識到,必須堅持獨立自主、實事求是,實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游客在遵義會議會址參觀(7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責任編輯:丹微)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证券资讯公司